木栈道

爸爸。 j

【Yas,I do】-貝爾托特x萊納

美麗地獄:

※現パロ注意
※R18
※配對為貝爾托特x萊納






這個夏天,萊納‧布朗失戀了


"萊納,那個....我考慮很久了....我們分手吧"

這驚人的決定突然從交往多年的女友克里斯塔口中說出,萊納瞪大了雙眼感到腦袋一片空白,口中的牛排肉質軟嫩但還來不及咀嚼,甚至連嘴角邊的醬汁都快滴到下巴了也沒發現

事實上,萊納今晚原本打算向克里斯塔求婚,為此他特地訂了這間評價甚好的高級西餐廳,訂製一套連自己這輩子都沒穿過的高級質料西裝,買了非常漂亮的玫瑰花束寄放在侍者那邊等待他的暗示,甚至婚戒也準備好了.....

".....可以告訴我原因嗎?"

吞下該死的牛排,萊納抓起餐巾擦拭髒掉的嘴角問道,他感到喉嚨乾澀,想讓自己看起來很鎮靜,聲音卻無法控制地有些顫抖;克里斯塔垂下一頭金髮閉上了雙眼表情顯得悲傷,就算是這樣還是那麼美麗動人

"....我知道這樣很突然,你一定無法接受.....我一直希望你能快樂,跟我在一起,你一點也不快樂...萊納"

"克里斯塔你到底在說什─────"

"萊納,你是個非常完美的男人,溫柔、紳士、體貼,對我也很好,可是我無法忍受了....放了我吧"


"我愛你,萊納,祝福你能找到命中注定的那個人"


克里斯塔幽幽的說完後站起身取走餐桌上的帳單,一席高雅的藍黑色晚禮服裙襬隨著她轉過身而飄盪,買完單後她絲毫沒有留戀地推開玻璃製的旋轉門就這樣離開了,獨留仍然一臉呆滯的萊納在座位上,不知道過了多久直到身旁響起其他餐桌敲鈴招呼侍者的聲音,他才回過神來,默默把留在盤子裡的菲力牛排佐紅酒醬吃完


他突然覺得這塊牛排是他出生以來吃過最難以下嚥的


向侍者拿回花束走出餐廳,萊納苦澀的看著手中這束前幾天去花店訂購的108朵粉紅佳人,還特地挑選了克里斯塔最喜歡的滿天星做陪襯,如今一切都是白費,這麼想著的萊納拆開包裝,把每一朵玫瑰發給經過自己身邊的路人,有些人收到玫瑰的表情很疑惑,也有些人非常開心,不一會兒萊納便漂亮的解決掉這一大束累贅,走向公園的水塘那裏坐著吹風,並脫掉身上的高級西裝,否則他覺得自己就像個白癡一樣愚蠢;他從口袋掏出紅色的天鵝絨毛盒子,原本要給克里斯塔的鑽戒安靜的躺在裡面,萊納看著心酸忍不住想把盒子往池塘裡扔,不過最後還是沒辦法狠下心


思考一會兒萊納拿出手機,撥一通遠洋電話給自己的母親;目前他的父母正逍遙自在的環遊世界,聽說這幾天去了日本,他們很讚賞那裏清淡的和風料理

聽到母親和藹的聲音從手機那頭傳出來的那一刻,萊納再也忍不住哭了出來,他像個孩子似的一邊抽咽一邊告訴母親他和克里斯塔分手了,就在剛剛;而他的母親安靜的聽著並沒有多問原因,只是盡力的安撫萊納的情緒並說


"克里斯塔不是那種會胡亂下決定的孩子,她會這麼做一定有她的原因......已經發生的事情就不要再難過了,何不嘗試去別處散散心?"

"你也已經工作得這麼辛苦了,該找時間放鬆一下自己了,兒子"


隔天,萊納來到公司,前腳還沒踏進辦公室便聽到裡面的竊竊私語,一看到萊納走進來同事們紛紛閉上嘴巴繼續手邊的工作,畢竟辦公室說大也不大,說小也沒很小,不論是誰的八卦在口耳相傳下一瞬間全辦公室的人都會知道,萊納也不是很在意他們說些什麼....反正不過就是被交往了15年的女朋友給甩了罷了─────

偷偷瞄了眼克里斯塔的位置,她像往常那樣把金髮盤得高高的,專注於電腦上的訂單並沒有理會座位在旁邊的他,讓萊納感到一陣刺痛


"請假?"

".......是的"

萊納的頂頭上司,也就是這間公司的社長艾爾文先是看了看手中的申請書,然後他拿下斯文的金框眼鏡,抬頭對萊納這麼說道

"萊納....你已經是這間公司的資深幹部,你對這間公司貢獻良多....別說一個月,我可以讓你無限期請假直到你的心情恢復"

"咦!?"

"你和克里斯塔的事情我深感遺憾,我也多少能了解你現在的感受,所以就盡情去放鬆吧!回來後要好好的加倍努力啊"

".....是,謝謝您的諒解,艾爾文先生"


夏威夷海灘是世界最著名的海灘之一,位於火奴魯魯島,也就是所謂的檀香山,以美麗的景色與舒適聞名,蔚藍色的海水拍打著潔白的沙灘形成強烈對比,再加上清爽的天空沒有一朵白雲,這樣的美景讓自己心情也不由自主的跟著放鬆........


─────才怪!!


來夏威夷已經第六天,萊納把當地所有該玩的該逛的都跑一遍了,每天白天下水游泳,傍晚欣賞海灘的日落,晚上去當地酒吧暢飲,期間雖然吸引不少美女貼過來,甚至還有男人搭訕,但萊納就是一點興致也沒有

今天也像這樣,在ABC Stores買了六罐啤酒,來到沙灘坐了下來一邊喝啤酒一邊看夕陽


白天還是嵌藍的海水在此時與金橘色的晚霞合而為一,橘紅色像是要燃燒起來的夕陽半沉在海面,涼爽的海風推著浪花漫起了陣陣金色的漣漪波紋,讓萊納不禁想起克里斯塔那一頭全世界最美麗的金色秀髮

別人都說情侶在一起多久,分開時就有多痛苦,這句話實在不假,尤其是他和克里斯塔的交往不是用區區幾個月數的,而是15年了啊,兩人都已經到了論及婚嫁的地步了,現在15年份的痛苦全部都壓在身上了叫萊納怎能不感到難受


克里斯塔‧連茲是初中小他兩屆的學妹,打從第一次見面那一瞬間萊納就對她一見鍾情,展開了熱烈的追求,直到克里斯塔點頭答應,兩人就這樣安穩的交往直到上個月;這期間萊納一直給她最好的,該有的幾乎不缺,為何克里斯塔在分手那天會說什麼"我一直希望你能快樂,跟我在一起,你一點也不快樂"這種不明就裡的話,萊納一點都想不透,在這之前他一直覺得自己的快樂就是和她結婚白頭偕老一輩子,顯然他似乎要重新思考了......


"啊~~~~~可惡!!!!"

感到一陣煩躁的揉了揉頭髮,萊納隨手拿起身邊的啤酒罐拉環就想往海裡丟,只聽到一聲"啊!"他才知道剛剛在想事情的時候根本忘了前方還有人,結果拉環不偏不倚的砸中那個人的脖頸

"喂、喂!!你沒事吧!?"

萊納趕緊起身飛奔過去,那個人的脖頸沒有任何衣料保護,萬一拉環邊緣割傷他了該怎麼向對方賠罪────

"啊....我沒事"

"真的非常抱歉!!剛剛一不留神沒發現就....."

"沒關係的,先生"

趁著彎腰想撿起拉環時向對方道歉但沒找著惹禍的拉環,對方的口氣聽起來並沒有生氣,這才讓萊納鬆了一口氣,他抬起頭,眼前的是一名高大的男子,膚色有些黝黑,端正的臉龐還留著稚氣未脫的純真,墨綠色的雙眼讓人看了感到舒坦,一頭隨海風飄逸的黑色短髮看起來非常柔軟,萊納覺得一瞬間心跳漏了一拍,眼神不住的停留在他的臉龐,或許是因為他身後的夕陽太過耀眼的關係吧......


"......先生?"

直到對方呼換,萊納才回過神,說出了這幾天以來的第一個邀約


"不介意的話,晚上一起吃飯如何?就當作是剛剛的賠罪"


"萊納‧布朗,剛才真是抱歉了"

"貝爾托特‧胡佛,真的沒關係,我的份我等等還是自己..."

"說什麼傻話,我堅持這頓我請,想點什麼盡管點不用客氣"

兩人自我介紹握手言和後坐下一起享用晚餐,他們今晚吃的是當地著名的海景餐廳,現在才不過六點多就已經湧進大批客人用餐,可以一邊吃飯一邊欣賞海邊的風景實在很引人入勝,就算到了夜晚,夏威夷的海灘還是風情萬種


"布朗先生....."

"別這麼見外,叫我萊納就好"

"那....萊納是自己一個人來這裡玩的嗎?"

"啊...是啊,那胡佛────"


"請叫我貝爾托特吧"


啊...連說話的聲音都好好聽,低沉中帶點性感,萊納看著男子的微笑感到不太妙


"貝爾托特也是一個人來嗎?"

"是啊...因為我生性內向不太喜歡出門,總是窩在房間看書,我妹妹看不下去才叫我出來走走"

"你妹是正確的,再這樣下去你恐怕會發霉喔"

"我才不會呢!"

"我沒有惡意,但是一直看書可是交不到女朋友的"

"哈哈....我確實是沒有女朋友啦...那萊納為什麼自己一個人來呢?"


唔,上一秒他才覺得對方笑起來的樣子非常好看,下一秒就戳到他的痛處了


"......事實上...我是被女朋友甩了才來這裡散散心的"

"啊!抱歉...."

"沒事,我不介意提這件事,雖然有點丟臉......."

配著炸物,萊納把手中的啤酒一飲而盡,其實他剛剛在海邊就已經把六罐啤酒都喝光了,臉頰微微發熱,連說話都感覺有些輕飄飄卻還是覺得不夠,說也奇怪,他看著眼前的貝爾托特就覺得內心放鬆許多,這種心情非常奇妙,以前在不認識的人面前他從不輕易地透露心事,但是現在.....


"我女朋友說...她覺得我並不快樂,和她在一起的時候,我不懂,我明明很愛她"


萊納一邊說,一邊懊惱地撐著額頭,自己應該是醉了吧,才會胡言亂語的對著今天才認識的人說出這些心事


"......萊納,我想她的意思大概是,她知道你愛她,而她也愛你,但你卻從來沒有打從心底因此感到快樂過"

貝爾托特的聲音依然輕柔,卻鏗鏘有力地敲擊著萊納的內心

萊納已經想不起來這幾年有多久沒和克里斯塔好好地聊過心事,為了讓兩人以後的生活無虞,他滿腦子想著工作的事情,就算有時間和克里斯塔出來,也都只是帶她逛街或是去郊外走走,根本沒有過更深入的想法,萊納也意識到自己長年為了工作而忙碌緊繃,似乎也已經很久沒有嘗試好好的放鬆或是讓自己開懷大笑


"貝爾托特...或許就是像你說的────"

"萊納!"

本來打算起身再去冰櫃拿啤酒,站起來時萊納才發現自己走起路來重心不穩,貝爾托特立刻上前及時把他攙扶住,比實際看起來還有力的手臂抱著他的背脊,另一手有意無意地搭上了萊納的腰際

"萊納,你已經喝太多了,你告訴我你住哪裡,我送你回去......好嗎?"

兩人距離很近,貝爾托特的低語在萊納耳邊響起,熱息吹拂而過讓萊納不禁感到有些癱軟,對方說出這麼誘惑又甜美的要求,他根本無法拒絕


飯店房間的房門被用力打開,兩個男人一邊熱吻一邊迫不及待的剝去彼此身上礙事的衣物,然後房門又被粗魯的關起,其實兩人在回來途中早已按奈不住,黑髮男子在金髮男子臉頰上的一個親吻,兩人在無人的電梯裡就一路失控到房間門外


"哈啊....嗯...."

貝爾托特停止快讓對方呼吸不過來的深吻,像是順理成章般的把萊納壓倒在床上,墨綠色的雙眼細細地把他從頭到腳凝視一遍,漂亮的胸肌結實飽滿卻又不會太過突出,下半身還有著這幾天穿三角泳褲留下的日燒痕跡,如此誘人的身軀讓貝爾托特的喉間不自覺的鼓動,而萊納被看光的同時也盯著對方的身軀───雖然身材並不是特別壯碩但該有的胸肌和腹肌還是不缺,配上有些黝黑的肌膚讓身軀散發出性感的魅力,當眼光移往對方下身時萊納感覺到熱度燒上了臉頰,只好撇過頭抱怨道

"你...在看什麼啦......"

"沒有...只是,我覺得我們好像很久以前就認識一樣"

"真巧,我也是這樣覺得......."

"我必須向你坦白,我在海邊被你砸到時就被你吸引了"

"太巧了...我也是....."

"萊納.....我是第一次和男人做......"

"那就更巧了,我也一樣.....貝爾托特"

傾身吻上脖頸,濕潤的觸感一路蔓延到臉頰,最終雙唇重疊,濕熱的舌頭彼此交纏挑逗,貝爾托特還不時的吸吮輕咬他的舌尖,修長的手指用力搓揉著挺起來的乳尖,來不及吞嚥的唾液隨著嘖嘖的水聲從嘴角邊溢出,弄得兩人的嘴唇一片水光氾濫


不可思議的感覺,明明才認識沒超過7個小時就發展成了這樣的地步,對方還是個男人,他卻一點也不覺得唐突或是厭惡.....唯一能肯定的是,這絕不是因為自己喝醉的關係


"啊...唔嗯...貝爾....啊啊...!"

萊納感到胸前一陣顫慄,對方含著已經被手指寵愛過變得敏感的乳頭吸吮舔吻,另一手往下滑到從沒有被觸碰過的股間,從稍稍勃起的根部開始溫柔的撫摸套弄,力道由輕至重,速度也越來越快,在多重快感的衝擊之下萊納很快的達到頂點,從前端拋出的白濁落在結實的腹肌上順著線條緩慢的流淌而下,充滿情色的味道與景象不言而喻

貝爾托特喘著氣把萊納的雙腿大幅度的拉開反折到他的胸口,剛射過的性器連同後方緊緻的小穴毫無保留的呈現在眼前,股間的肌膚比想像中還要白皙,手掌輕輕地摸過感覺到對方的身軀顫抖,他一手揉捏著細嫩的的臀瓣,另一手用手指沾了些精液往對方的後庭塗抹並謹慎緩慢的探入

"嗚啊!!好..痛.....貝爾你...!"

"放鬆點,萊納....沒事的......交給我"

初次被進入,感受到異物的萊納倒抽一口氣不自覺的繃緊身體使得後方的手指被緊緊的箍住,貝爾托特耐心地安撫著萊納,指節輕緩的按摩著甬道時而摳挖時而抽插,直到對方放鬆下來習慣了體內的手指,再增加一根毫無忌憚地開始拓張逐漸熱起來的內壁

"貝、嗯...感覺.....好奇怪....."

"至少已經不痛了對吧....那就好好享受....."

"享...受..?啊啊......"

兩根手指反覆按壓著柔軟的內壁並更用力的深入,就在萊納覺得自己的腦袋糊成一團無法思考,只能就著手指的律動不斷的喘息呻吟時,指腹突然一個重壓讓他失聲叫了出來

"啊啊啊啊!!"

"是這裡嗎.....很舒服嗎.....?"

"我、我不.....嗯啊啊啊不要一直弄那裏....!!"

只要被按到那處嫩肉,異樣的快感就直衝腦門擴散到全身,萊納張大嘴不住的顫抖著身軀連完整的句子都吐不出來了淚水也被刺激得奪眶而出,而貝爾托特也很壞心的抓到這點,頻頻的用手指加快速度攻擊那處敏感,嫩紅濕潤的後穴含著手指不斷吞吐並嘖嘖作響的景象實在淫靡到了極點

"你這...嗯....混蛋...明明就...哈啊....說是第一次...啊啊啊...!"

"哈...我真的是第一次,這方面只有在書上看過而已...."

"你騙....人....唔嗯....."

"吶...萊納...真的有這麼舒服嗎...."

"吚啊啊啊!!!就....說不要再弄了啊啊....!!"

虧這傢伙長得這麼斯文一附好青年的樣子,個性當真給我得寸進尺....看他的表情似乎很興奮,連聲音都有些顫抖

萊納感到羞恥極了,在自己體內大肆蹂躪的手指攪動的越勤,可怕的快感就越是有增無減,他抓著床單好想把自己埋進枕頭裡不讓身上的男人看到自己這麼失控的表情


"嗯...好像差不多了....萊納你等我一下"

邊說著貝爾托特抽出手指,經過擴張的後穴暴露在空氣中讓萊納不禁悶哼一聲縮了縮身體,他恢復姿勢坐起身看到貝爾托特下床去梳妝台前拿了一樣東西後迅速地回到他身邊

"可以幫我....戴上這個嗎?"

貝爾托特撕開包裝,把裡面的東西拿了出來,接過黏膩潤滑的保險套,萊納在幫貝爾托特身下的硬挺前端戴上時,他突然放開圈套,做了一件這輩子絕對別想叫他再做第二次的大膽舉動

"嗯......."

萊納跪在他腳下,瞇起雙眼微微張開口用牙齒咬住圈套慢慢地往下拉,非常小心的不讓齒鋒碰觸到,鼻樑與臉頰貼近的同時還能感受到性器輕微的跳動,鼻孔邊充滿保險套上抹的潤滑液與屬於貝爾托特獨有的發情氣味,他偷偷往上瞄了一眼,看到貝爾托特的表情像是嚇到一樣,不禁在內心感到得意,殊不知等等求饒的人可能是自己

一等到萊納替自己服務完畢,貝爾托特立刻把他重新壓上床,剛才居高臨下的看著眼神朦朧的萊納,自己下身磨蹭到對方臉頰與鼻樑,熱息又噴在敏感的皮膚上,讓貝爾托特覺得自己的理智線已經無法忍耐快要繃斷了───他把萊納翻了過來讓他趴臥在床上,恣意親吻舔咬著他寬厚強壯的背脊,趁對方把臉埋入床單喘息時扶著自己的性器抵在已經變得柔軟的穴口摩擦幾下後緩緩推入

"呃啊啊....啊....!!貝...爾....."

"萊納........"

在嚎叫的同時後方的堅挺還正在深入腹地,好不容易完全進入後貝爾托特並沒有讓萊納習慣太久,他開始激烈的律動起來,每一下都是抽出一大半再用力的插到深處,身下的人被比剛才還要更加猛烈的快感充滿,頂端每擦到一次敏感處就只不住的顫抖緊繃,而且隨著抽插帶出了更多的液體,肉體的撞擊和著濕潤的水聲充斥在房間內鼓動著兩人的耳膜

"嗯....啊...好熱....貝、爾.....啊啊....!"

"萊納....哈啊....萊納......"

被翻過身,然後再度被侵入,對方傾身在耳邊呼喚自己名字的聲音低沉參雜著喘息,光只是這樣就讓萊納感到快要被融化一般,全身皮膚泛著被情慾渲染的紅暈,金色的髮鬢與通紅的耳朵被眼淚和汗水浸濕,無法形容的媚色使得貝爾托特的抽插越發急促猛烈,萊納只能攀住身上的男人任其肆意的搗弄自己無力的身軀,最後在一陣高潮的痙攣當中昏了過去


在真正入睡之前萊納只依稀記得貝爾托特抽掉了保險套把精液撒在自己胸部上弄得白濕一片,滾燙而灼熱;還有對方把自己抱進浴室用毛巾與水清理時,那溫柔與充滿憐愛的笑容────


"晚安.....萊納"



隔天早晨萊納是在身體一片痠痛中清醒的,吃力的扶著床角坐起身,看到睡在一旁的高大身軀與一地凌亂的衣服說明昨晚的激情不是在作夢

"......嗚..."

身旁的男子嘟噥一聲翻了過來繼續睡,窗外的陽光透著純白的布簾撒落在床上,萊納更清楚的看見了貝爾托特安穩的睡臉,修長的睫毛隨著主人呼吸起伏抖動,微啓的嘴唇邊還沾著口水,他伸出手輕輕地撫摸著對方的頭髮,露出了連自己都沒有自覺的發自內心感到幸福的微笑


敗給他了啊.....自己似乎真的要陷進去了,但是對方也可能只是想要一夜的溫存,不能一廂情願地投入....


"萊納.....早安"

正在想心事的萊納等聽到對方的聲音回過神時,已經被貝爾托特偷偷的用親吻道早安,令他不由自主地彎起嘴角

"早安,貝爾托特"

"................好美"

"什麼好美?"

"萊納啊"


萊納金色的雙眼映出自己的倒影,上半身依稀殘留著昨夜交歡所烙印的紅色印子,金色頭髮在微光照射之下像是鍍上了一層夢幻的光暈般,貝爾托特不禁微醉的瞇起雙眼欣賞這幅只有他看得到,只能他獨佔的美麗畫面


"你這傢伙說什麼啊!"

"我是認真的"

感覺到臉頰又開始變熱,為了遮掩害羞萊納用力揉了揉貝爾托特的頭髮還作勢要捏他的耳朵,不過並沒有真正的捏下去

"萊納,我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要跟你說,你可以到這邊來嗎?"

"喔....好啊"

到底是有什麼事需要這麼正經?貝爾托特煞有其事的扶起萊納讓他坐在床緣,並撿起地上的衣服幫他披好

"等我一下"

拍拍他的肩膀後貝爾托特轉身,撿起在地上他昨天穿的褲子,萊納好奇的伸長脖子張望,看到他似乎在掏出某樣東西;對方走了過來停在他面前,忽然單腳跪在地毯上抬起頭來,眼神炙熱而誠懇,理解到這姿勢代表了什麼的萊納瞬間滿臉通紅瞪大眼睛看著身下的男人清了清喉嚨後開始正式的訴說道


"萊納‧布朗,我愛上你了,我發誓會不離不棄的陪伴在你身旁,盡最大的努力讓你感到快樂幸福,所以.....請和我交往,你願意嗎?"


貝爾托特手上拿著閃耀光芒的,是昨天萊納往他扔過去的啤酒罐拉環


在之後,萊納是如何答應他,兩人又翻雲覆雨了多少次,回國之後又是怎樣的在同事面前曬恩愛,這又是另一段故事了


END


後記:

兩!!!!!!!!!!!!天!!!!!!!!!!!!我終於碼完了嗚喔喔喔喔喔雖然快結束時被那篇搞笑工口文給擾亂的進度但我還是!!!!!!!完!!!!!成!!!!!啦!!!!!!!!(學韓吉尖叫

這篇的靈感......實際上是來自某個人的豔遇(你閉嘴)在腦子裡構想之後就開始寫了....這好像還是我第一次寫貝萊的工口文啊嗚嗚嗚嗚終於寫了山奧工口文了(再度感動(被拖走


评论

热度(47)

  1. 木栈道美麗地獄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