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栈道

爸爸。 j

【原创】如同告别 (临静,短篇)

深红道路:

他仿佛像是吸毒一样做着梦。

  人对任何东西都会有依赖性。他的梦境衍生成了幻觉,小刀的光泽似乎在他的梦境里摇晃了一下……那人的笑容里有皮开肉绽的味道。

  他站在大雨中听见警车呼啸而过,手里的香烟撅成了两截,雨水将裸露在外的烟草打湿成了颓唐的可怜样子。

  这场景似乎时常发生,因为它的熟悉感胜过似成相识。

然后他想起今天早上喝牛奶时听到的电视新闻。新宿居民折原临也,被人发现了尸体……今年26岁,家中有……工作是……

  他是啪地一声捏爆了手里的牛奶瓶还是让瓶子掉在地上摔得粉碎,他有些记不清了。

 

  在抽完最后一口烟时,他看见弟弟从眼前的什么大楼里出来。那是他新住进去的公寓吗?看起来不太像。

  ——呐,幽?

  距离有点远,因此平和岛幽没有听见。并且雨声巨大无比。他并没有走上前去的意思,只是停在那里,注视着俊美青年被笔挺西装覆盖的背脊消失在价值不菲的车子里。

  大雨依旧从头到脚地泼下来。

  他想起了那个人的死讯。

  身体里像是有什么东西崩坏了一样溶化成了血水。

  折原临也的死不知为什么如同刀子一般在他身上猝不及防地捅出了一个涌出这股血水的伤口。

 

  犬齿不耐烦地矬了一下,发出嘎吱一声。

  他是怎么来到新宿……为什么要来到新宿呢?他发现自己又记不得了。

  不知为何他有些恍惚。

  记忆如同死人的瞳孔一样失去了焦距。

  他伸手擦去了脖子上的雨水。动脉里的血液奔腾出了热度,皮肤滚烫。

  他想起自己曾经想一脚踹开这栋大楼电梯的门,却在那人笑着将可乐贴近自己脸颊的一刹那停止了这个动作。

  ——该死的,混蛋——

  然后他的身后传来了冷淡而稳定的脚步声。但他没有回头。

  “……——竭力查清死因——……”

  能说出这种话的人,大概是警察吧。

  话说回来,警察里有他这么熟悉的声音吗?

  他转过身来,看到新宿的情报贩子站在自己面前。

 

  折原临也在打电话。

  他的面目可憎的仇敌,站在离自己很近的地方,一脸不耐烦又坚决笃定地打电话。

  ——开什么玩笑?一个死人,在他面前,打电话?!

  ——而且,你在无视我吗?!

  不,死人怎么可能看到活人呢,真荒唐。

  不,不对。

  他的手指像是要把不存在的香烟掉下来一样僵住了。

  不对——————

 

  折原临也的脸上呈现出一种憔悴而不容反驳的冷漠。他比平日更加苍白一些的手指夹着手机,口气里有他从未听过的寒冷和命令。他在他一贯甜腻又爽朗到让他作呕的声线里听出了那种寒冷。不允许任何抗拒的寒冷。

  他五官里的坚定冻结成了空白的荒原。

  “……我不管警察怎么说,那是他们的事,波江……我的话很明白了。出动一切情报网,动用一切人脉,不惜一切代价。给我查清楚平和岛静雄的死因。”

 

  ————活人怎么能看到死人呢。

 

  他茫然的手指覆盖上自己的脖子,然后摸到了一手滚烫的鲜血。

  就像那天他在大雨中的教学楼里被他拥抱时,对方身体上的热度。

  雨水穿过他的发梢,肩膀,脸颊,手臂,裤脚,鞋面……毫无障碍地打在了地上。

  新闻是他早上听到的……池袋某公寓发现尸体,死者名叫平和岛静雄,今年26岁,池袋出生……家中有……工作是……死因为……凶手不明。

  幽崭新的西装是黑色的。那是……那是出席葬礼的服装。

  他走出的是自己的公寓……怀里应该是抱着自己的遗物。

  他喊他的名字时他没有听到。这在平时是不可能的事情。无论雨声多么嘈杂,距离多么遥远,他喊他时他都会听见。但今天他没有听到。

  他再也不会听到了。

 

  黑发青年挂了电话,面无表情地从他身边穿过。

  从他抬起的手臂中穿过。

  他从未见过他面无表情的样子,这一刻见到仇敌的愤怒被好奇压倒……不,今天意外地没有任何愤怒。似乎所有怒火都被大雨扑灭,一如生命被死亡扑灭。

  如果他愤怒,他应该会试图扔出自动贩卖机……那样他就会意识到,他再也举不起那种东西。他的手从固体之中无声地划过。

  他转过身,看到宿敌的右手把玩着他一贯随身带着的小刀。刀刃晃出了光泽,梦境皮开肉绽。他的动作轻盈,却蕴含了即将冲破禁锢的杀意。然后他用刀柄戳开了电梯的开关。

  等待电梯时很安静,他却仿佛听到了对方轻轻的笑意。

  电梯的数字变成1。青年啧了一声,等门开了之后便抬脚准备进去。

  鬼使神差一般,他站在那里开了口。

 

  ——如果我死了,你就听不见——

  “……临也。”

 

  可是对方迈进电梯的动作一瞬间停住了。

  折原临也转过身,他的眼睛里闪过了一丝疑惑。很难见到他的疑惑。他维持了一秒这个表情,然后微微眯起了眼睛。

  他明知道他看不见任何东西。

  可他似乎认定他就在那里一般。就像曾经他认定他会压制和占有他一般,他一直冷淡的唇角此刻勾起了微笑。

  “小静?”

 

  他站在那里,就这样直视着他。第一次,他没有在见到他就把重物朝他扔去将他赶尽杀绝,没有吼着他的名字让他去死,没有骂他变态混蛋臭虫死跳蚤。可惜他看不到了。

  可惜他看不到了,他在死后才汹涌爆发出的、被压抑很久的温柔爱意。

  ——Izaya。

  他的唇齿在这一刻显得有些无助。

 

  “这次,可真的不是我干的哟。”

  如果有人来了,一定会认为这个脑子高人一等此刻却在对着空白说话的青年是疯了吧。

  “不过呢,我一定会查清楚凶手的。”

  “毕竟他杀了我的小静啊,哈哈。”

  他又瞬间收敛了放肆的笑意,下一秒陡然绽开了温柔笑容,混杂着他平日里让人捉摸不透的锐利,然而眼神穿过他所不能看见的身影直视屋外辽阔的大雨。

  “我爱你哦,小静。”

 

  那是他死后的第七个小时。

  本该被大雨淹没的瑰丽夕阳,此刻却如同被泼了水的鲜艳水彩蔓延在天边。

  那本是他最为苍白和迟来的悲凉独白,却被他以这样的方式听见。

  这样就好……这样就好。

 

(Fin)

2013-7-31

 

评论

热度(7)

  1. 木栈道斩猫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