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栈道

爸爸。 j

【出尊】房客

鹿馱灿灿:

1<<<

半年前草薙出云先生迎来了他26年人生中第一位房客。

是一个光外貌就能让人印象深刻的男人,罕见的红发根根直立,高大结实,夹克T恤松松垮垮地挂在身上,拎着行李靠在门边时,眯起眼睛的姿态很像一只慵懒的大猫。

据中介说他是个特警,走起路来沉稳镇定得好似台压路机。

“房间。”

非但没有寄人篱下的拘谨,反倒不耐地摆出大爷作态,从牙缝间慢吞吞吐出两个音节,好像就已经花了他很大力气。

出云脾气好,伸手指了指里侧的卧室,那男人就踹着行李大摇大摆地晃进去,看里面床铺都已收拾整齐,三两下脱下外衣,卷起被子倒头就睡。

只留出云站在门口看着他露在外面那颗毛茸茸的红色脑袋不禁嘴角抽搐。

 

2<<<

这个红发男人白天出去维护社会和平,下班在家时基本就是睡。

出云不止一次见到这家伙在阳台躺椅上晒太阳就睡着了,弓起背脊光着脚丫,白色T恤似乎是刻意翻起一些露出腰间小麦色的肌肤,看起来粗糙却强韧。

或者是洗完澡裹着毛巾蹲在沙发上看电视,赤裸的上身还沾着水珠,电视里传来嘈杂的嬉闹声,他偏偏还能歪着头小憩,半张脸埋在毛巾里,通红的鼻尖看起来很像个孩子。

是个正常人都不至于这么随便就陷入睡眠,但每次出云靠过去想要试探,手指还没触到脸颊他就慢悠悠地睁开眼睛,明明是副还不适应强光的迷糊模样,从有些混浊的瞳孔里透出来的稀疏光芒却还是犀利得令人胆怯。

 

3<<<

一个月之后,他开始和出云有些基础的对话。

比如前一个月两人还是各自开锅,出云自然不会亏待自己,餐餐变着花样煮,色香味俱全,而他作为人民的好公仆只能天天吃外卖,又只偏爱一家的肉酱意粉。

直到送餐的小哥都记得他的样貌地址和固定要点的菜式,他也吃肉酱快吃到味同嚼蜡,他才稀罕地挪进厨房,一声不吭盯着出云手里的锅铲。

虽然他表情依旧很拽,但他无意识用手掌揉着干瘪肚皮的动作看起来很饿。

出云一下子破功,侧身看他,“想吃?”

“……”

“意粉店今天不营业?”

“……嗯。”他也很识相地顺着台阶下。

然后出云就从冰箱里拿出多一份食材,再把他推到饭桌边等候。

会这么轻易就答应无偿帮一个房客准备晚餐,大概是因为这个房客沙哑低沉的声线和杵在那不禁露出的期待表情实在叫人无法抗拒。

 

4<<<

再之后,出云成功用厨艺征服了他,并借此在餐桌上开辟更多谈话机会。

他吃饭的动作也是慢吞吞的,吃完还会仔细地将碗碟和餐具上剩余的饭粒舔干净,他握着勺子由正到反添个遍的模样,让出云想起四季豆花生酱广告里那个咬着勺子的可爱小孩。

“尊?”

听到他这么喊,他抬起眼睑,皱着鼻子隐约有些不满。

出云知道他全名叫周防尊,也知道没认识多久就喊人家名字过于孟浪,但他没由来觉得抑扬顿挫的三个音节比平涩的姓氏顺口太多,而这样喊透露出的亲昵也让他十分受用,于是就想先试试他是否介意。

他看了出云很久,最终从鼻腔里憋出一声,“嗯?”

顺利抢占先机,且有望发展成专属称谓。

“没事,你继续吃。”

 

5<<<

被出云喂养了近两个月,出云也开始频繁地直呼他名字,他对出云的防备明显降低。

时常穿着工字背心和宽松的中裤在家里走来走去,靠真枪实弹喂出来的结实肌肉随意地伸缩舒张,线条优美流畅,尤其是衣服下摆习惯性翻起一点,露出一小片肌肤都足以让人心跳加速。

当然这只是一般人的关注点,每次出云总是会盯着他修长的小腿,上面覆着一层细细的绒毛,还分布着些淡色伤痕,突起的脚踝处是一道刀疤,和麦色肌肤相衬有种异样的性感。

出云想象着他受伤时的样子,浑身汗液与血液,狼狈不堪却镇定自若,凶狠得有如一头未餍足的狮子。

这无疑让他的那些伤口更具魅力,出云开始觉得自己有些不对劲。

 

6<<<

也许是心电感应,他偶尔会有些令人意外却心猿意马的举动。

出云在家比他还要开放,洗完澡裹着条浴巾就走出来,身材与外表严重不符的精实有力,水珠顺着肌肉纹理滑落,湿着头发又少了眼镜的遮蔽,整个人显得极具有攻击性。

他站在餐桌前倒水,出云不小心将水珠甩了他一身。

“啊……抱歉。”

他置若罔闻地走过来,定定看了出云一会,突然抬手捻起他的一撮金发,鼻息尽数扑到出云脸上。

“很好看。”声音像机器发出的一般一条线拉过去没有任何起伏。

出云清楚自己的魅力,英俊,高大修长,极具品味与情趣,整个人就和他那头闪亮的金发一样耀眼,夸他好看的人数不胜数,同事,女床伴们,酒吧里的邂逅对象,而这个时候他只要故作腼腆地勾起嘴角,就会惹来更多人为他臣服。

但现在对于这句听到麻木的称赞,出云竟像初恋的少男那样怦然心动。

 

7<<<

从那时起出云才逐渐发现他虽然是慢热型,但一旦点着就难以熄灭。

他丝毫不介意亲密举动,他允许出云触碰他的身体,当然,他也会触碰出云的。出云几次沿着他的脊骨在他的背部游走,抚过那些或深或浅的弹痕时他会不禁轻颤,当出云得意地嗤笑出声,他就转身把温热的手掌覆上出云的胸膛,像探索般轻触,动作却煽情得像是挑逗,饶是情场老手的出云最后也只得狼狈叫停。

他看电视时总是很专心,窝在沙发里面无表情,出云洗完碗后甚至直接扑上沙发,脑袋不偏不倚地枕在他结实的大腿上,他也还是津津有味地盯着屏幕。出云嗅着他身上的沐浴露气味,有时会就这么睡着。

更甚,当他站在出云身侧看出云准备晚餐,出云千篇一律地带着调侃语气开口:“想吃?”

和第一次的沉默不同,他直接从鼻子里哼了一声。

“拿吻来换?”依旧是浓浓的调侃意味。

没想到他竟真不耐烦地揪住出云衣领凑过去含住他嘴唇,浅尝辄止,再退开装作没事发生。

柔软的,微凉的美妙触感。

 

8<<<

出云觉得他们绝对不再是单纯的房东与房客,却也不知道要如何诠释他们的关系。

直到生日这天,出云忙到很晚才回家,打开门时看见他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嘴上还叼着根烟,坚毅的面部轮廓在烟雾中有些模糊。

“生日快乐。”他说。

“你怎么知道?”

“身份证。”

他没有再多做解释,也没有再看出云一眼,出云却觉得像是踩着许多粉红泡泡般脚步虚浮。

洗完澡出来他正靠在浴室门边,出云看着他优美的肩胛骨,突然觉得有些疲倦,故意放松自己,一下子倒在他肩膀上。

他僵了几秒,慢慢地转过身,捧起出云的脸,轻轻吻了吻他的嘴唇。

一下,两下,三下。

出云听见了自己胸腔里干柴噼里啪啦燃烧的声音。

 

9<<<

至于他们最后是怎么滚到床上的出云不敢去回想,只记得他骨节分明的手指紧紧扣在出云肩背放肆地留下抓痕,后庭紧窒火热,狠狠顶进时他扬起脖颈,出云就一口咬上他的喉结。

然后他望着出云的湿润眼神让出云硬得发痛。

两人就这么黏糊糊地抱在一起睡了一晚,早上是他先醒来,看着出云尖削的下巴发愣。伸手戳了几下,出云迷迷糊糊地翻身把他压在身下,一手抱住他的脑袋,一手收紧他的腰,无自觉呼出重浊的鼻音。

他难得的轻笑声把出云惊醒,艰难地睁开眼发现他正啃咬着自己早晨冒出细碎胡渣的下巴。

“饿了。”

出云翻身下床时不小心瞟到他腰侧和锁骨周围的暧昧印记。

他发誓这是他这辈子收到的最好的生日礼物。

 

10<<<

这个半年前插足出云生活的房客总能让一贯游刃有余的出云也开始措手不及,同时让他欲罢不能。

半年,一间房子,两个单身男人。

你真的以为只有房客这么简单?

 

-End-


评论

热度(16)

  1. 木栈道鹿馱灿灿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