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栈道

爸爸。 j

鹰婕Jane:

小时候我总爱缠着这个女人。

缠着她给我梳辫子,

缠着她给我买好看的小鞋子,

缠着她给我买一盒又一盒的蜡笔。

缠着她哄我睡觉,给我讲睡前故事。


她总是不给我买,

任我哭啊闹啊地上打滚啊都没用。

但是几天后,她还是会带上我一起出门,

买回我心心念念的东西。

幼儿园中班的时候,

有一回她终于买回我想要的发夹,

但是颜色我不喜欢,艳艳的肉粉。

居然记得,不敢再让她伤心,

于是我装着满心欢喜的样子,

那个小小的发夹戴了好一段时间。


有时候心里也会偷偷怀恨在心。

有一次幼儿园放学,

所有小朋友都被家长们接走了,

只剩下我一个人,小手抓着铁栅门,

眼巴巴地望着巷口,一直望一直望。

从大白天等到天黑,

门口的大爷问了我好几次,

怎么爸爸妈妈还没有来接你?

打个电话给他们好不好?

我直摇头,说不,我不要。

那么小就那么倔,

不相信他们把我忘了,一定要等到。

一直等到巷口出现一个身影,但那不是平时那个人。

我四姨,她骑着脚踏车,很快就到了我跟前。

她跟我说,家里来了客人,聊天聊到把你给忘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们回家。

哇地一声,开始大哭。

从幼儿园一路哭回家里,

坐在自行车后座,抱着我四姨,

眼泪把她墨绿色的连衣裙涂得很难看。


 好像是接下来几天我都不跟她说话了。


青春叛逆期,每天在家里都会跟她顶嘴跟她吵。

我们看谁都不顺眼。

有时候把她气哭了,我自己也开始哭。

我爸感叹道,

别人家的女儿都是贴心小棉袄,

怎么你们,母女关系那么差。

那时在吃饭,听完这句话,眼前就模糊了。


初三的母亲节,

我哭着写了一封好长好长好长的信给她。


前段时间回家,

终于在隔了那么多年之后,跟她一起睡。

黑暗里,牵了牵她的手。

粗糙,温暖,陌生又熟悉。

我说,瑞芳姐,你的手变小了。

她摸摸我的手心,摸摸我的手指,

说,你的手,怎么那么瘦那么软啊。

一瞬间哽咽说不出话来。

她又轻轻地说,下回,人要看准点。

开始止不住地泪湿枕头。


那段泛黄时光。睡前有她呢喃神话故事。

忘了是什么时候开始,

她再没有新鲜故事可以讲了,也不再讲。

于是轮到我给她讲,

那时我讲着自己乱编的故事,

经常在一顿噼里啪啦之后,突然静下来,

轻轻转过头,发现身边这个人早已睡得打小酣了。


其实家庭生活也曾经不幸过。

听过太多争吵和咆哮。见过太多暴力和眼泪。

小小的,都自己默默承受着,

扯着我哥的衣角问他,

哥,爸妈要是离婚,你跟谁走。

他说不知道。

我抱住他的手臂说,我跟你,不跟他们。


幼儿园大班的时候,

我坐在她的自行车后座,抱着她,

却有一滴一滴湿湿的水滴在我手上。

我知道她哭了。

那时候,那个扎着两条辫子的小女孩,

暗暗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好好保护她,

一定不要过得像她一样!


后来我明白了,

为什么我从小就有女侠梦,女警梦,女巫梦,

为什么初中会去学跆拳道,为什么大学会加入武协。

原来都一个共同的情结,

想要好好保护她。


评论

热度(288)

  1. 拉菲蔓鹰婕 转载了此图片
  2. 木栈道鹰婕 转载了此图片
  3. 蚁族群鹰婕 转载了此图片
  4. JIUREN鹰婕 转载了此图片
  5. 熏风鹰婕 转载了此图片
  6. 未命名鹰婕 转载了此图片